第397章

365bet专业 电子网站_365bet外围网站_365bet官网 365.: 纸短婚长 作者: 拾七 更新时间:2019-10-26 14:36:28 字数:2263 阅读进度:396/396

简追居然在这里种蓝莓……还不亦乐乎的样子。简直能让所有人大跌眼镜。

最重要的是,他看起来真的很开心的样子,总不可能是装出来的,别人可能会演,但是简追不是那种有演技的人,开心就是开心,烦躁就是冷脸。

“我原本也觉得他会不会是因为要留在这里和我爸妈打持久战,装作很高兴的样子。”姚嘉云往嘴里扔了几颗蓝莓,继续道,“但好像不是这样的,简追本来就不是什么会演的人,而且,以前他工作的时候,你见过他这么高兴的样子吗?”

林溪想了想之后,轻轻摇了摇头,那还真是没有,“最多也就他那段时间教画画的时候看起来开心一点的样子。”

薄扬嫌弃地撇撇唇,朝着那边忙着榨蓝莓汁的简追的背影看了一眼,说道,“也是,但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开心得像个地主家的傻儿子似的。”

简追听到了他这话,转身瞥了薄扬一眼,也不生气,脸上反倒露出笑容,“晚上要不要吃袋鼠肉?”

薄扬:“……”

不得不说,薄扬是有点服气了,归田园居真的能让人这么高兴?薄扬甚至都开始考虑要不过几年他也试试归田园居的生活算了?

林溪像是瞬间察觉到了薄扬微微动心的想法,赶紧就说道,“你可别,我还是比较喜欢便利的都市生活,至于归田园居什么的……有时间就来他们这儿体验体验就是了。”

简追的确是日子过得很开心,他本来就是生活过得相当规律的人,这种生活更适合他。而且农庄里的屋宅很大很宽敞,他特意辟出了一间宽敞的采光良好的廊厅用来做画室工作室,在里头可以画他喜欢的画,做他心爱的雕塑。

的确就如同薄扬和林溪所想的那样一样,简追不会再回国生活去了。

晚餐,简追真的就烤了袋鼠肉,将桌子摆在庭院里,一边喝红酒一边吃烤肉。

薄扬:“真不回去了?”

简追点点头,“我也不是和家里人赌气,又或者是非要在云云父母面前争一口气什么的。我只是……”

“开心?”薄扬问道。

“嗯。”简追应了一声,笑了起来,“毕竟活了快三十年了,小时候有没有什么纯粹的快乐,我也不太记得了。但现在是真的挺开心的,不用多想什么。”

“开心就行。”薄扬将杯子碰了碰简追的酒杯。

在简追农庄里的这几天,简逐没少打电话过来,但是薄扬都没接。

简追也多少猜到薄扬无视了的那些电话都是兄长打来的,所以临近薄扬和林溪要离开的日子了,简追对他说,“我哥那边,你们不用和他周旋了。我自己的事情自己的决定,我自己会和他说的。”

“简逐得疯。”薄扬叹道。

简追想了想,表情难得的多出几分歉意,他现在表情都比以前要生动了,“好好和他说的话,他会理解我的。就算不理解……也总会原谅我的。我哥总会原谅我。”

“这倒是。”薄扬屈指轻轻抓了抓鼻尖。

薄扬和林溪离开那天,简追和姚嘉云去机场送他们,一起去的还有姚嘉云的父母,林溪再怎么也是他们当成女儿一样关切着的,他们当然要来送的。

原本林溪和薄扬还会觉得,会不会尴尬,毕竟姚嘉云父母对简追是持反对意见的,没想到……半点没有尴尬。

就是白担心了。

还是姚嘉云将林溪拉到一边说道,“其实他们早就同意了,就是嘴硬呢。尤其是我爸,特嘴硬,没办法,总觉得宝贝闺女受的委屈,再怎么也得让简追吃点冷脸嘛。但其实简追庄子里缺的东西,不少都是我爸暗中帮着张罗的。”

林溪噗嗤笑了起来。

姚嘉云有些无奈,表情又明显是开心的,说道,“也挺有意思的。我也懒得揭穿,简追心里也清楚,就挺有意思的。”

“赶紧办事儿吧,你办事儿的时候,我肯定第一时间过来。”林溪说。

结果明明是高高兴兴的,但真到了林溪和薄扬要上飞机了,姚嘉云还是哭了起来。就特别可怜的样子,搂着林溪不撒手,哭得鼻涕眼泪的。

搞得姚爸爸和简追都是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显然都是一点见不得她的眼泪。

姚嘉云西里呼噜地说道,“呜呜……你还没走我都开始想你了。呜呜呜……你说的,我办事儿你就来的,我会赶紧和简追办事儿的,你记得来啊……”

简追眼睛一亮,心花怒放。

姚爸爸表情一僵,就有点儿尴尬的轻轻咳了两声。

林溪第二次疗程结束的时候,小洵已经进入高考倒计时的最后一个月了。他在国内还挺好的,有陈思佳时不时关照着。而且还有朋友。

林溪一直在考虑,要不要回去看看林洵,起码陪到高考呢。

但林洵却拒绝了,希望林溪好好治疗,反正他考完了就会过来看她了。

于是林溪纠结了好几天,最终还是没回去。

除此之外,林溪和薄扬一直以为简追和姚嘉云会很快办事的。

但出人意料的是,并不是他俩先办事。

而是……

“结婚?!”薄扬拿着电话惊呼出声的时候,林溪正在一下一下地抓着握力球,听到薄扬这一嗓子惊呼,她差点没抓稳握力球。

赶紧转眸看去,就看到薄扬那一脸吃了苍蝇一样的表情,眉头紧皱着对着电话那头说道,“你就不能再悠一段时间?非得这么急?你这从一刚开始就是个羊入虎口的故事,你好歹再悠一悠?别那么轻易就便宜了那家伙?”

虽然从始至终,都没听到薄扬对那头的称呼。

但林溪敏锐的猜到,或许……大概……可能……是秦天?

“什么?!伴……滚犊子!我才不干!”薄扬顿了顿,“嫌弃个屁,我可能嫌弃你?我已经结婚了!已婚人士当什么伴郎!我最多……最多当证婚人。”

薄扬的声音里有着无奈也有着妥协。

毕竟是最好的朋友,不可能不心软。

薄扬的声音柔和了些,“行行行,恭喜恭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