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五二章 祸从天降

365bet专业 电子网站_365bet外围网站_365bet官网 365.: 侠女来袭:本王妃你不可 作者: 鹤飞腾 更新时间:2019-10-26 14:13:40 字数:6755 阅读进度:751/751

玄幻迷,最快更新侠女来袭:本王妃你不可最新章节!

张云燕十六岁了,已经是个大姑娘,不但武艺高强,艳惊四方,也成了家里的一根顶梁柱,和佳祥哥哥一起为义父分忧解愁。

赵佳义也长成了大小伙子,一条棍棒在手,数人难以接近。

林佳云已经十四岁了,也长成了大姑娘,和云燕姐姐一样美丽动人,谁见了都想多看几眼。

姐妹俩武艺不凡,平时打理家务,让爹爹省了不少心。一家人日子过得虽然清苦,但是心情很好,和和睦睦很快乐。

这一天,他们来到龙河县,这座县城比较大,街上人来人往很热闹。

赵佳义说道“咱们找个地方吃点儿饭吧。”

林佳云瞪了他一眼,不满地说“二哥就知道吃饭,你看看太阳,离吃饭的时间还早呢。”

赵佳义朝她挤了挤眼睛,笑道“我可没有饿呀,是怕饿坏了二小姐。”

“哼,你又耍贫嘴,拿我来说事。”佳云白了他一眼。

佳义嘻嘻地笑着,挤眉弄眼地气佳云。佳云被逗得哭笑不得,要打二哥。

“不要闹了。”张云燕对林海龙说道,“爹爹,这里人多,咱们找个地方练一场,多少挣一些,然后再找地方吃饭住宿吧。”

林海龙点了点头,带着一家人来到最热闹的地方,找了一个空场,接着舞枪弄棒地练起来。

人们见有人练武卖艺,很快围拢过来。

林海龙一抱拳,说道“各位父老乡亲,我黑龙初到此地,借贵方一块宝地练上一回,请诸位多多指教。”

接着,赵佳义打了一套拳脚,林佳祥练了一趟棍,两个姐妹又演练一回双刀对长枪。

人们不住地叫好,掌声一阵接着一阵。

之后,林海龙上场,把长枪舞得银光闪闪,指东打西如龙似蛇。

人们赞不绝口,掌声不停。

黑龙收回长枪一抱拳,说道“各位父老乡亲,我们爷几个在大家面前献丑了,承蒙诸位捧场,我这里有礼啦!”他对各方行过礼,然后说道,“我们武艺不精,也很不容易,请诸位看在一家老小奔波辛苦,帮我们一把。有钱的请帮个钱场,没钱的请帮个人场,谢谢各位啦,谢谢各位啦!”

赵佳义和林佳云一人端一个盘子向观众收钱。

张云燕又练起双刀。

忽然,有人大喊“闪开!闪开!都闪开!”

人们呼地一下散开来,紧张地看着他们。

接着,一伙人走进来,一个个面色阴冷,神情傲慢。

林海龙心里一紧,急忙上前,拱手道“各位爷,你们这是……”

一个人两手掐腰,瞪起眼睛说道“什么这是那是的,你们是从哪里来的,竟敢在这里卖起狗皮膏药来啦?”

林海龙陪着笑脸“我们刚到贵地,想给乡亲们练练拳脚解一解闷。”

“哼,就你们这两下子,还敢到此地来丢人现眼,简直吃了豹子胆。我们过来,就是要砸你们场子的!”

“诸位爷息怒,我们有

眼无珠得罪了诸位,还请多多原谅!”黑龙知道来者不善,不愿意招惹是非,依旧陪着笑脸。

一个胖子有三十多岁,他对身边的人嘀咕几句。

那个人嘻嘻一笑,然后一指胖子,对黑龙说道“这是我们大老爷,是县里说一不二的大人物。”

林海龙闻言吃了一惊,此人权势如此之大,必和知县有非同一般的关系,知道惹不起,必须小心应对。

他立刻拜见“原来大老爷是知县大人的左膀右臂呀,小人有眼无珠,请大老爷多关照!”

那个大老爷瞪起眼睛,哼了一声“胡说什么呀,老爷我岂能做知县的左膀右臂,那个狗官也不配。知县算什么东西,在我面前,不过是一条摇尾乞怜的狗,让他干什么就得干什么,只能为我看家护院。”

说话间,他撇了撇嘴,在堆满肥肉的脸上,露出了不满和骄横的神情。

林海龙吃了一惊,此人竟然不把知县放在眼里,也太嚣张了。他心疑难解“你……你是何人,怎敢这么说知县大人呀?”

“哼,他算老几呀,我才是真正的知县大人。”那个胖男子又道,“知县不过是一只丧家犬,只能乞求我给他一条生路。要是敢惹我不高兴,会让他死得很惨。”

林海龙心生畏惧,没想到这个人如此可怕,真是得罪不起呀,看来这一关不好过了。

林佳祥四兄妹也很紧张,做好了最坏打算。

这家伙所言的确不假,他叫冯家宝,背地里人们都叫他疯狗。冯家宝一直和知县谭玉金勾勾搭搭,坏事做尽,无人敢惹。

知县也是人如其名,是个爱金喜玉贪得无厌的人。

有一回,他们两个因为分赃翻了脸,冯家宝嫉恨在心,想给知县一点儿颜色看看。

他手下有一个恶奴,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毒药化肠散,冯家宝一见很高兴,决定一不做二不休,暗中让知县服了下去。

从此,谭知县一个月内要是不吃解药,就会内脏溃烂疼痛而死。他到处求医问药,都毫无用处,为了活命,只能对冯家宝百依百顺。

自此,谭知县的确如同丧家之犬,对冯家宝摇尾乞怜。他空有知县之名,而是冯家宝掌控了县衙大权,不得不为这个恶霸看家护院。

冯家宝控制了谭知县,大权在握,更加肆无忌惮,成了人人惧怕的恶霸。

林海龙一家人遇到这样的恶人,太可怕了,看来难逃此劫。

一个家人对林海龙笑了笑,说道“我们老爷说了,他想和你们交个朋友,这是你们的福气呀。”

“谢谢大老爷!小人怎敢高攀,还请大老爷多关照!”黑龙不得不应付。

他有些不解,不知道这家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他知道,和这种人打交道,不会有好事,恐怕很难摆脱纠缠。

那个家人又道“你不用高攀,现在已经是朋友了,只管摆场收钱就是,有大老爷为你们作主,没有人敢对你们说半个不字。”

“谢谢大老爷关照!”黑龙依旧

不解,这些家伙方才还气势汹汹,一转眼又变得如此客气,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令人猜疑。他看着这位不凡的人物,很紧张,也很忧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心里没有底。

“既然是朋友,就是自家人了,不必多礼,你们继续练吧。”那个家人一指张云燕,说道,“我们老爷想请这位小姐说说话,叙一叙情谊,让她跟我们走一趟吧。”

林海龙闻言,立刻明白了,知道这家伙不怀好意,更加紧张。他急忙说道“大老爷,小女无知,有事就和我说吧,我会尽力去做的。”

冯家宝瞥了林海龙一眼,又一脸不屑地笑了笑。他故意问家奴“让我跟他说,这可怎么说呀,他有那种本事吗?”

家奴笑道“他哪儿有呀,要是那样,公鸡都会下蛋了。”

这些家伙旁若无人,都哈哈地笑起来。

林海龙被羞辱,依旧敢怒而不敢言,为了不惹来是非,不得不咽下这口气。

林佳祥四兄妹怒目圆睁,见这个人如此猖狂,知道不会收手,暗中做好了准备。

黑龙平息一下怒气,话语依旧平和“老爷,都怪我们无知,多有得罪,我这里告罪啦!我们不再给你添麻烦了,这就离开贵县。”他一招手说,“孩子们,咱们走。”

冯家宝摆了摆手“不急,不急,你们既然来了,我也理应尽地主之谊,哪能走呢。等我和这位小姐叙谈几日,便亲自送你们上路,也是我的一点儿心意。”他立刻吩咐众家奴,“你们还等什么,快请小姐回府吧。”

家奴们答应一声,一拥而上就要抢人。

林海龙知道已经躲不过去了,喝道“你们如此无理,休怪我们不客气了,孩子们,操家伙!”

他们经历的这种事多了,没有退路,只能抗衡。林佳祥四兄妹早已怒火难耐,挥刀抡棍和他们打起来。

恶奴虽多,却不是对手,不一会儿就被打得伤的伤,跑的跑,还有几个倒在地上。

冯家宝心慌意乱,嘴上依旧蛮横“哼,你们敢在这里撒野,是找死,我非扒了你们的皮不可!”他不敢停留,一边喊叫一边带人逃走了。

林海龙知道那家伙不会善罢甘休,急忙和孩子们收拾好东西离开这里。

他们还没有赶到城门,冯家宝便带领衙役和许多官兵冲过来,把一家人围在当中。

这场厮杀更加激烈,林海龙一家人武艺高强,毫不惧怕,打得那些人死伤不少,不敢再靠前。

林海龙带领孩子们杀开一条路,径直向城门冲去。忽然,一支飞镖刺中黑龙后背。他顾不得了,忍着疼痛一路冲到城外,刚跑进树林里就跌倒在地。

林佳祥四兄妹心慌意乱,急忙拔下飞镖,只见伤口乌黑,流出的血也是黑的。

张云燕吓得叫起来“坏了,这枝镖有毒!”

林海龙闻言吃了一惊,顿时心灰意冷,有些绝望了。他知道无法救治,性命不保,就要和孩子们永别了,一阵心痛流下泪水。

张云燕十六岁了,已经是个大姑娘,不但武艺高强,艳惊四方,也成了家里的一根顶梁柱,和佳祥哥哥一起为义父分忧解愁。

赵佳义也长成了大小伙子,一条棍棒在手,数人难以接近。

林佳云已经十四岁了,也长成了大姑娘,和云燕姐姐一样美丽动人,谁见了都想多看几眼。

姐妹俩武艺不凡,平时打理家务,让爹爹省了不少心。一家人日子过得虽然清苦,但是心情很好,和和睦睦很快乐。

这一天,他们来到龙河县,这座县城比较大,街上人来人往很热闹。

赵佳义说道“咱们找个地方吃点儿饭吧。”

林佳云瞪了他一眼,不满地说“二哥就知道吃饭,你看看太阳,离吃饭的时间还早呢。”

赵佳义朝她挤了挤眼睛,笑道“我可没有饿呀,是怕饿坏了二小姐。”

“哼,你又耍贫嘴,拿我来说事。”佳云白了他一眼。

佳义嘻嘻地笑着,挤眉弄眼地气佳云。佳云被逗得哭笑不得,要打二哥。

“不要闹了。”张云燕对林海龙说道,“爹爹,这里人多,咱们找个地方练一场,多少挣一些,然后再找地方吃饭住宿吧。”

林海龙点了点头,带着一家人来到最热闹的地方,找了一个空场,接着舞枪弄棒地练起来。

人们见有人练武卖艺,很快围拢过来。

林海龙一抱拳,说道“各位父老乡亲,我黑龙初到此地,借贵方一块宝地练上一回,请诸位多多指教。”

接着,赵佳义打了一套拳脚,林佳祥练了一趟棍,两个姐妹又演练一回双刀对长枪。

人们不住地叫好,掌声一阵接着一阵。

之后,林海龙上场,把长枪舞得银光闪闪,指东打西如龙似蛇。

人们赞不绝口,掌声不停。

黑龙收回长枪一抱拳,说道“各位父老乡亲,我们爷几个在大家面前献丑了,承蒙诸位捧场,我这里有礼啦!”他对各方行过礼,然后说道,“我们武艺不精,也很不容易,请诸位看在一家老小奔波辛苦,帮我们一把。有钱的请帮个钱场,没钱的请帮个人场,谢谢各位啦,谢谢各位啦!”

赵佳义和林佳云一人端一个盘子向观众收钱。

张云燕又练起双刀。

忽然,有人大喊“闪开!闪开!都闪开!”

人们呼地一下散开来,紧张地看着他们。

接着,一伙人走进来,一个个面色阴冷,神情傲慢。

林海龙心里一紧,急忙上前,拱手道“各位爷,你们这是……”

一个人两手掐腰,瞪起眼睛说道“什么这是那是的,你们是从哪里来的,竟敢在这里卖起狗皮膏药来啦?”

林海龙陪着笑脸“我们刚到贵地,想给乡亲们练练拳脚解一解闷。”

“哼,就你们这两下子,还敢到此地来丢人现眼,简直吃了豹子胆。我们过来,就是要砸你们场子的!”

“诸位爷息怒,我们有

眼无珠得罪了诸位,还请多多原谅!”黑龙知道来者不善,不愿意招惹是非,依旧陪着笑脸。

一个胖子有三十多岁,他对身边的人嘀咕几句。

那个人嘻嘻一笑,然后一指胖子,对黑龙说道“这是我们大老爷,是县里说一不二的大人物。”

林海龙闻言吃了一惊,此人权势如此之大,必和知县有非同一般的关系,知道惹不起,必须小心应对。

他立刻拜见“原来大老爷是知县大人的左膀右臂呀,小人有眼无珠,请大老爷多关照!”

那个大老爷瞪起眼睛,哼了一声“胡说什么呀,老爷我岂能做知县的左膀右臂,那个狗官也不配。知县算什么东西,在我面前,不过是一条摇尾乞怜的狗,让他干什么就得干什么,只能为我看家护院。”

说话间,他撇了撇嘴,在堆满肥肉的脸上,露出了不满和骄横的神情。

林海龙吃了一惊,此人竟然不把知县放在眼里,也太嚣张了。他心疑难解“你……你是何人,怎敢这么说知县大人呀?”

“哼,他算老几呀,我才是真正的知县大人。”那个胖男子又道,“知县不过是一只丧家犬,只能乞求我给他一条生路。要是敢惹我不高兴,会让他死得很惨。”

林海龙心生畏惧,没想到这个人如此可怕,真是得罪不起呀,看来这一关不好过了。

林佳祥四兄妹也很紧张,做好了最坏打算。

这家伙所言的确不假,他叫冯家宝,背地里人们都叫他疯狗。冯家宝一直和知县谭玉金勾勾搭搭,坏事做尽,无人敢惹。

知县也是人如其名,是个爱金喜玉贪得无厌的人。

有一回,他们两个因为分赃翻了脸,冯家宝嫉恨在心,想给知县一点儿颜色看看。

他手下有一个恶奴,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毒药化肠散,冯家宝一见很高兴,决定一不做二不休,暗中让知县服了下去。

从此,谭知县一个月内要是不吃解药,就会内脏溃烂疼痛而死。他到处求医问药,都毫无用处,为了活命,只能对冯家宝百依百顺。

自此,谭知县的确如同丧家之犬,对冯家宝摇尾乞怜。他空有知县之名,而是冯家宝掌控了县衙大权,不得不为这个恶霸看家护院。

冯家宝控制了谭知县,大权在握,更加肆无忌惮,成了人人惧怕的恶霸。

林海龙一家人遇到这样的恶人,太可怕了,看来难逃此劫。

一个家人对林海龙笑了笑,说道“我们老爷说了,他想和你们交个朋友,这是你们的福气呀。”

“谢谢大老爷!小人怎敢高攀,还请大老爷多关照!”黑龙不得不应付。

他有些不解,不知道这家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他知道,和这种人打交道,不会有好事,恐怕很难摆脱纠缠。

那个家人又道“你不用高攀,现在已经是朋友了,只管摆场收钱就是,有大老爷为你们作主,没有人敢对你们说半个不字。”

“谢谢大老爷关照!”黑龙依旧

不解,这些家伙方才还气势汹汹,一转眼又变得如此客气,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令人猜疑。他看着这位不凡的人物,很紧张,也很忧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心里没有底。

“既然是朋友,就是自家人了,不必多礼,你们继续练吧。”那个家人一指张云燕,说道,“我们老爷想请这位小姐说说话,叙一叙情谊,让她跟我们走一趟吧。”

林海龙闻言,立刻明白了,知道这家伙不怀好意,更加紧张。他急忙说道“大老爷,小女无知,有事就和我说吧,我会尽力去做的。”

冯家宝瞥了林海龙一眼,又一脸不屑地笑了笑。他故意问家奴“让我跟他说,这可怎么说呀,他有那种本事吗?”

家奴笑道“他哪儿有呀,要是那样,公鸡都会下蛋了。”

这些家伙旁若无人,都哈哈地笑起来。

林海龙被羞辱,依旧敢怒而不敢言,为了不惹来是非,不得不咽下这口气。

林佳祥四兄妹怒目圆睁,见这个人如此猖狂,知道不会收手,暗中做好了准备。

黑龙平息一下怒气,话语依旧平和“老爷,都怪我们无知,多有得罪,我这里告罪啦!我们不再给你添麻烦了,这就离开贵县。”他一招手说,“孩子们,咱们走。”

冯家宝摆了摆手“不急,不急,你们既然来了,我也理应尽地主之谊,哪能走呢。等我和这位小姐叙谈几日,便亲自送你们上路,也是我的一点儿心意。”他立刻吩咐众家奴,“你们还等什么,快请小姐回府吧。”

家奴们答应一声,一拥而上就要抢人。

林海龙知道已经躲不过去了,喝道“你们如此无理,休怪我们不客气了,孩子们,操家伙!”

他们经历的这种事多了,没有退路,只能抗衡。林佳祥四兄妹早已怒火难耐,挥刀抡棍和他们打起来。

恶奴虽多,却不是对手,不一会儿就被打得伤的伤,跑的跑,还有几个倒在地上。

冯家宝心慌意乱,嘴上依旧蛮横“哼,你们敢在这里撒野,是找死,我非扒了你们的皮不可!”他不敢停留,一边喊叫一边带人逃走了。

林海龙知道那家伙不会善罢甘休,急忙和孩子们收拾好东西离开这里。

他们还没有赶到城门,冯家宝便带领衙役和许多官兵冲过来,把一家人围在当中。

这场厮杀更加激烈,林海龙一家人武艺高强,毫不惧怕,打得那些人死伤不少,不敢再靠前。

林海龙带领孩子们杀开一条路,径直向城门冲去。忽然,一支飞镖刺中黑龙后背。他顾不得了,忍着疼痛一路冲到城外,刚跑进树林里就跌倒在地。

林佳祥四兄妹心慌意乱,急忙拔下飞镖,只见伤口乌黑,流出的血也是黑的。

张云燕吓得叫起来“坏了,这枝镖有毒!”

林海龙闻言吃了一惊,顿时心灰意冷,有些绝望了。他知道无法救治,性命不保,就要和孩子们永别了,一阵心痛流下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