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百四十五章 帝王之术

365bet专业 电子网站_365bet外围网站_365bet官网 365.: 神武仙踪(六道三界) 作者: 六道三界 更新时间:2019-10-26 08:57:45 字数:3413 阅读进度:2637/2637

一秒记住,精彩免费阅读!

庆功宴的仙地,鼓瑟笙箫,云雾缭绕。

来的仙家太多,入眼全是人,表面是庆功,实则是来吃桃子的,上仙界的蟠桃盛宴,百年才有一次,而此番算是例外,一切,只为犒赏大胜归来的三太子。

说三太子,三太子便到了,已褪下紫金战甲,握着白玉酒杯,坐在了叶辰身侧。

准确说,是坐在了碧霞仙子身侧。

这个太子,看叶辰的眼神儿有些怪,来此的仙家,最低的都是三品官儿,咋还有个小星君,还是大圣境,刻的乃紫薇星君神位,看着还有些面生。

“他乃叶辰,华山未来的掌教。”

碧霞仙子笑道,还不忘给三太子传音,将叶大少近一年的事,拎了个门儿清,包括华山道经与帝蕴,也包括五岳斗法一事,一个打包全传给三太子了。

这下,三太子看叶辰的眼神儿,不由变了,他以为他已够妖孽了,谁曾想,还有比他更逆天的。

“去北疆一趟,该是错过了诸多好戏。”

殷阳一笑,并无睥睨之光,这也正是叶辰,看他较为顺眼的缘故,比他八皇弟殷明强多了。

叶辰一笑,便又看玉帝。

对殷阳,他只是笑着摇头,打仗很猛,可有些方面,脑子就不怎么好使了,便如龙仙草,想给玉帝,你倒是私下里给啊!这不是给你老子找麻烦吗?

等着吧!等酒宴散了,你父皇的寝宫,必定比大街还热闹,天庭不缺死皮赖脸的老家伙。

“可有想我。”

他看时,殷阳已开口,乃是对碧霞仙子说,一双深邃的眸,满含的是男子温情。

听这话,叶辰不由回了眸,看三太子满目温情、碧霞仙子小鸟依人,他又不免挑了眉,傻子都看得出,这俩是一对儿啊!着实让他猝不及防。

差辈了!

叶辰深吸一口气,眸光变的意味深长,碧霞仙子与玉帝是一辈儿的,算是三太子长辈,这凑成一对儿,必是天界的一个佳话,一不留神儿会成太子妃。

“这课白菜拱的好。”

“瞎说,人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搞不好夜晚睡一张床。”

在场的老家伙们颇多,不正经的货,也是一把一大把的说,表面在喝酒吃桃子,私下却在传音,聊的不是一般的开心,一言一语,叶辰都听的门儿清。

他能听得清,碧霞仙子自也听得到,脸颊上的红晕又多一片,也不知是害羞,还是酒意太浓。

一场庆功宴,至夜幕降临才散去。

众仙家多摇摇晃晃,勾肩搭背的走了,有不少是跟着三太子和碧霞走的,趁着夜色,保不齐还有香艳画面,一个个道法高深,偷窥的本事,也不是盖的。

诸如丹君,则去了玉帝寝宫。

一同的,还有不少老家伙,随便拎出一个,就是准帝巅峰的仙君,其中,还不乏大仙君。

比起他们,叶辰就尴尬了,小小一星君,芝麻绿豆大的六品官儿,默默的跟在最后,都没好意思往前凑,官大一级压死人,官大好几级,能气死人。

不过,在玉帝这,再大的官儿,也都不好使,进去一批出来一批,一个个灰头土脸,有那么几个暴脾气,一路走还一路骂骂咧咧,看样子,是没搞到龙仙草。

为此,玉帝还打了好几个喷嚏。

至深夜,才轮到叶辰。

皇宫别苑中,除了玉帝,还有两人,一为丹君,一为八太子,坐在凉亭中,悠闲的饮茶。

见叶辰到来,丹君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自知叶辰来此何等寓意,同为炼丹师,必为龙仙草,这就让他怒不可遏了,一个小小星君,凭何与老子争。

倒是八太子,看叶辰的眼神儿,就颇多玩味了。

他对龙仙草,已无太大,到更愿坐山观虎斗,想瞧瞧叶辰这小星君,还能翻起什么大浪,翻的浪越大,他便越兴奋,因为,不久的讲台,他会是哪个扼杀逆天妖孽的人,那等感觉,该是很美妙。

“见过玉帝。”

“无需多礼,坐。”

叶辰入座,本来他无资格坐下的,谁让他是未来的华山掌教呢?这面子玉帝得给。

“爱卿深夜寻寡人,所谓何事。”玉帝笑道。

“望玉帝,赐小仙龙仙草。”

叶辰拱手,也是个实在的小伙子,直言不讳,张口便要龙仙草。

虽早知叶辰来意,可此话一出,玉帝还是被逗笑了,这个小星君,真不是一般的实在,张口便要寡人宝贝,连面不红气不喘,若换做其他星君,哪有这胆量。

“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龙仙草何等仙物,也是你能染指的。”丹君冷哼,叶辰实在,他这说话,也是嘶嚎不避讳,愣是把大楚第十皇,贬的一文不值。

叶辰瞥了一眼,未有言语,真想一把掌呼过去,而后把战绩拎出来聊聊,吓死你丫的。

“龙仙草仅有一株,两位爱卿皆想要,寡人着实为难。”

玉帝悠悠一笑,寥寥一语,却颇有讲究的说,又在玩弄帝王之术,不占任何一方,也不得罪任何一方,明摆着想寻个山头,也坐山观虎斗,以平衡两方。

“玉帝明鉴,乃我师尊欲求龙仙草。”丹君开始耍滑头了,当场便搬出了一尊大神,丹神殿的丹神,上天下界最牛叉的炼丹师,以给玉帝增加压力。

“也非小仙要那龙仙草,是我家师尊欲求。”叶辰自不落下风,也搬出了后台,华山虽不属上仙界,但也是下界一大圣地,论影响力,不在丹神殿之下。

“下界华山,也敢与吾丹神殿相提并论?”

“丹君说话留些口德,此话若被华山听了去,会有战乱。”

“小小星君,也敢顶撞本君?”

叶辰与丹君开怼了,你一言我一语,如似说相声,谁也不落下风,你搬后台,我便搬后台,你丫的吓唬我,老子嘴遁也不是盖的,能正儿八经的喷死你。

有人打嘴仗,便有人看戏,如玉帝、如八太子,倒是悠闲的很,要不咋说是爷俩,都搁那喝茶,这不是朝堂,但他二人,绝对是观战的一方,最后才会登场。

主要是,玉帝也不知如何抉择,一个天庭丹神殿,势力不算小,丹神号召力颇大;一个是下界华山,虽不属他天庭统御,却能孕育道经,他还指着道经悟道呢?

丹君,乃丹神殿未来的殿主;

叶辰,乃华山未来的掌教。

这两人的身份,都极为敏感,纵是天庭主宰,也不愿得罪他们其中任何一方,只得观战。

连他都不插口,更莫说殷明了,悠哉的喝茶,悠闲的看戏,更像一个君王,在看两个跳梁小丑,无论怎么蹦跶,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好了。”

终究,还是玉帝一语,止了两人嘴仗。

他的话,倒也好使,叶辰与丹君真就罢手了,叶辰还好,倒是丹君,看叶辰的眼神儿,刻满寒光,若非玉帝在此,多半已出手,灭了叶辰,便无人再抢龙仙草。

“明儿,两爱卿皆想要,你如何看。”玉帝笑道。

“儿臣以为,仙家之物,有能者得之。”八太子殷明悠悠道,说话之语气,已颇有上位者几分气蕴,“既两位皆为炼丹师,莫不如来一场斗丹,谁赢谁有资格谈。”

“此提议甚好。”玉帝笑了,这也正是他想说的,只不过,是借了八太子的口。

爷俩颇有默契,一唱一和,完美的配合。

且,八太子的话,未说太满,也仅是有资格谈,并非赢了斗丹,便可拿龙仙草,开玩笑,龙仙草何等珍贵,你说要就要,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得拿宝贝来换。

真不愧是爷俩!

叶辰心中唏嘘,难怪玉帝看重八太子,这货,不是一般的机灵啊!懂得揣测圣意,不得罪任何一方,还得让两方感恩戴德,帝王之术玩儿的真溜。

“两位爱卿,意下如何。”玉帝笑看两人。

“自是无异议。”丹君笑了,还看了一眼八太子,眼神儿寓意明显,就说嘛!你还是向着丹神殿的,斗败一个晓星君,手到擒来的事,此恩情,本君记下了。

“好说。”叶辰也随意,也如丹君,瞅了一眼八太子,那双眼神儿,也饱含了太多寓意,等了大半夜,就等你这个助攻了,干的真他娘的漂亮。

“如此,三日后斗丹。”

龙仙草之事,就这般愉快的决定了。

丹君走了,走路的姿势,自带王八之气,腰板儿也挺得贼笔直,神色颇多玩味,好似,那龙仙草已成囊中之物,三日后的斗丹,还能好好的装装逼。

叶辰也走了,比起丹君,他就低调多了,诸天人界来的丹圣,论斗丹,还从未怕过谁,一个小丹君,还远远不够他看,若是丹神亲出,那还差不多。

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玉帝捋了胡须,殷明嘴角也随之翘起,一个玉帝、一个太子,心照不宣,着实给臣子们,演了一场好戏,谁赢他们都不会吃亏。

看着看着,玉帝嘴角流溢了鲜血,眉心的天魔气,又一次显化,他神情也多了一抹痛苦。

“父皇。”

“无妨。”

玉帝摆着手,拂袖离开,脸色不止痛苦了,还苍白了一分,不知是因昔年的暗伤,还是因天魔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