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最新更新

365bet专业 电子网站_365bet外围网站_365bet官网 365.: 兽人之带着空间被捡走 作者: 缺氧的金鱼 更新时间:2015-01-24 04:26:34 字数:4286 阅读进度:40/92

“好,好。”亚摩连声应着,一把抱起安迪,轻柔的把他放到铺着厚厚兽皮的木床上。然后紧紧握着他的手,柔声安慰着:“别怕,马上大巫就来了,我会一直陪着你的。你一定会没事的。”

“亚摩,我好痛。”安迪紧紧握住亚摩的手,希望借此减轻心中的恐惧及身体上的疼痛。

亚摩亲了亲他的手背,安慰他:“你在忍忍,大巫马上就到了。”

“我,我去看看大巫来了没有。”白牧看着安迪痛苦的有些扭曲的表情,内心惶恐,找个理由跑到门口等着大巫他们到来。很快塞尔特就驮着大巫到了,大巫手上还提着一个篮子。

“大巫,大巫你快来看看安迪是不是要生了。”内室的亚摩闻到大巫的气息焦急的大喊着。大巫提着蓝子急忙进了内室。

“安迪快生了。”大巫检查之后下了定论。安迪看见大巫到了放松了不少。

“大巫需要我们做些什么?”塞尔特走进来看着向大巫询问,白牧不敢进来,就让他来问问。

“你去把艾文接过来,然后让白牧去烧些热水。”大巫本想让白牧帮忙,但想起刚才他那苍白的脸色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白牧心不在焉的升起火,又从水缸里舀出一罐水烧上。然后只听到亚摩他们居住的房间内不时传出声音。

“大巫你快看看,安迪好痛苦。”这是亚摩焦急的声音。

“别急,安迪就要生了,这是生孩子之前必经的过程。”大巫安抚着。

“好痛,大巫我该......该怎么做......”这是安迪痛苦的声音。

“安迪你别紧张,你的孩子一定可以安全生下来的,你先要放松......”

然后大巫似乎让安迪服下了什么药物,然后安迪的叫声就更凄厉了。之后大巫就让他用力,亚摩也不停的在一旁鼓励他,但声音的担心和焦急是那样明显。

白牧对男人生孩子有了心理阴影,今天这场面的确吓到他了。就是当初出车祸的时候,还有穿越到这里的时候他都没有如此紧张过。安迪每痛呼一声,他觉得自己的心脏就会紧缩一分。他感觉此时的时间过的好慢,每一分每一秒都是一种煎熬。

终于塞尔特带着艾文赶来了,艾文一到就立即去内室给大巫帮忙去了。塞尔他见到白牧脸色不好似乎被安迪的情况吓到了,走过去温柔的把他搂入怀中,轻拍着他的背。

“没事的,不用怕。”塞尔特柔声说着。

白牧靠在他结实宽阔的怀抱里,心情平静了不少。刚才的突发事件把他吓懵了,现在情绪平复下来,他心想只是男人生孩子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产前阵痛这也是正常的。对就是这样,没什么大不了的。白牧给自己做好心理建设。

“嗯,我没事。水还没烧好呢。”心情平复之后,白牧提醒一直抱着自己不放的塞尔特,他们还有事要做。

“没事我来,你到一边坐着休息就行了。”塞尔特说着牵着他的手,把他安置在一旁的石凳上坐好,自己开始添柴烧水。

白牧看着他忙碌,身上似乎还残留着他的温度。这个男人对他总是这样体贴,虽然没有什么甜言蜜语,但那发自内心对他的关怀和爱护总是让他感动。而且他天生就有种让人安心的感觉,让人觉得他很可靠。

安迪痛苦的呻吟一直没有停止,陶罐里的水沸了又冷,冷了又重烧,已经来来回回弄了好几回了。可是安迪的孩子还是一直没有出来。亚摩的声音越来越焦急,大巫不断的教安迪要怎么做,艾文也在不断的给安迪打气。山洞里的气氛越来越凝重。

白牧不敢进去看情况,就怕进去就见到一个婴儿的头从男人的小菊花中出来。那场面光是想想就觉得相当震撼,要是亲眼见到还不知道是一番怎样的光景。于是白牧只能烦躁的在原地走来走去。塞尔特走过去,拉住他的手安抚他焦躁的情绪。

西里尔昨天吃过那么多美食之后就一直念念不忘,白牧可是答应了今天和他们一起去捡那种好吃的蘑菇。所以一大早西里尔就在自家大哥的陪同下,喊了阿尔文和伊莱等人,跑到塞尔特家中等待他们一起去捡到蘑菇。

在得知白牧他们到安迪家中探望之后他们一行人就一直等着白牧他们回来。谁知塞尔特他们去看安迪就一直没回去。几人开始担心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于是一行人就结伴到安迪家看情况。

他们到了亚摩家之后才知道白牧他们没有回去是因为安迪要生了,他们留下来帮忙所以才没有按时赴约。小孩子是部落未来额希望,能看着一个小生命的诞生也是一件十分值得高兴的事。于是大家都决定留了下来帮忙。

白牧见来了这么多人,这里应该也用不到他了。于是让塞尔特带他回去准备吃的,等安迪生完孩子给他好好补补。

塞尔特欣然同意,现在有人在这里照看着他们也不用担心。而且安迪痛呼一声,白牧的脸也会跟着白一分,让他十分担心,也许带他回去会好一些。阿尔文他们见白牧脸色不好,让安其罗也跟回去帮忙,他们留下来就行了。

回到家,白牧让塞尔特去捕捉一只花鸟,他要用花鸟炖汤。安其罗见白牧脸色不好,让他休息,需要要做什么由他来就好。

“没关系我没有那么脆弱,过一会就好了。”白牧拒绝了他,开始准备给安迪的补品,其实说是补品也没什么真正的大补之物,就是一些比较营养的家常菜。

白牧想了想现在已经接近中午,大家都还没吃午餐,又让安其罗准备西里尔、大巫、亚摩他们的午餐。最后白牧煲了一锅蘑菇鸡汤,一碗炖蛋羹。

“白牧大哥你怎么不用鸡纵煮汤了。”安其罗很奇怪,白牧大哥不是说鸡纵是最补身体的吗?怎么又不用鸡纵熬汤了。

“隔夜的鸡纵没有新鲜的好,而蘑菇就不像鸡纵那么讲究了。等有了新鲜的又熬汤给安迪喝。”白牧记得以前他妈妈说过,隔夜的鸡纵许多营养成分都丧失了。而且煮鸡纵的时候不宜放太多鸡纵,放多了汤汁粘稠反而不是很鲜,放的量适中汤汁清爽,口感极佳。

准备好后,安其罗被留下来继续准备大家的午餐,塞尔特和白牧去亚摩家中送吃的。

到了安迪家中,进门就可以闻到一股血腥味道。此时山洞内已经没有了安迪凄厉的惨叫。阿尔文他们端着水,忙出忙进的显然是在打少卫生,洞内的血腥味也在不断的减少。白牧见众人脸上喜悦的表情明白肯定是孩子顺利降生了。

“你们来了,安迪顺利生下一个小兽人哦。”西里尔一见到他们就蹦蹦跳跳的上前报喜,那表情就更是他生了一样。

不过他那由内自外的喜悦也感染了白牧,他今天也算是见证了一个新生命的诞生吧。白牧把带来的食物放到石桌上,往安迪他们住的地方走去。

此时室内的床上已经换上了新的兽皮褥子,安迪虚弱的躺在床上,亚摩一脸温柔的紧握着他的手。两人都在注视着艾尔和大巫手中,像猫咪一样的狮子幼崽。他们的脸上洋溢着初为人父的喜悦。安迪用手摸了摸自己已经扁下来的小腹,总觉得有些空落落的十分不习惯。

一个大陶盆前面,大巫双手捧着一只小狮子,艾文用一块柔软的兽皮沾了水清理小狮子身上的污浊物。

小狮子双眼紧闭,口里时不时的哼哼几声,粉嫩的小舌头调皮的伸出来舔了舔嘴唇。那小模样要多可爱有多可爱,看得人的心都跟着柔软起来。

“安迪、亚摩恭喜了。”白牧诚心向他们道谢,今天他终于体会到了生孩子的不容易,当初他妈妈生他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般痛苦?

“谢谢。”安迪的脸上满是母性的光辉。

“安迪我给你带了吃的,你也饿了吧。”白牧看着安迪虽然虚弱,但气色还算不错,应该会想吃东西的吧。

白牧这么一说安迪还真的有些饿了,早上他没吃早餐,接着又做了运动量这么强大的事,还真有些饿了。

“还真有些饿了,白牧谢谢你。”

“不用这么客气,我去拿食物。”白牧说着转身去拿自己带来的东西。亚摩把安迪扶起来,让他背后垫上厚厚的厚皮,让他靠在床头,等会方便吃东西。

白牧先盛了一碗汤给安迪,等安迪喝完以后又把蛋羹端他,并递给他一把小木勺。白牧心想吃这些食物应该没问题吧?应该不会对他身后的伤口造成什么负担吧?

“白牧你做的食物越来越好吃了。”安迪吃完蛋羹又让亚摩给他盛了一碗汤。吃过东西他觉得精神好多了。

“白牧的厨艺是很好,昨天他让塞尔特给我送来的汤可是让我忍不住差点就吃了撑着。”大巫抱着清理干净的小狮子,用兽皮包着把他放到安迪身边。小狮子现在已经睡着了,安静的躺在兽皮中,喉间不时发出呼噜声。安迪温柔的看了一眼自家的小宝贝,能有个和亚摩一样的小兽人他十分开心。

“嗯,我每次吃到白牧做的东西都十分喜欢呢,真是羡慕塞尔特啊,可以天天吃白牧做的食物。”安迪说着戏谑的看了刚进来的塞尔特一眼。他刚去帮忙打水去了,水缸灌满之后他就开始找白牧。

“你们也不用羡慕,等你们自己学会了也可以吃到。”塞尔特虽然这么说着,但是脸上骄傲的表情是掩都掩不住的。

“这会小家伙也睡着了,安迪你先休息会吧。”艾文见安迪脸上疲惫的表情,打断了众人的交谈。

“嗯。”安迪点点头。亚摩小心翼翼的像对待易碎品一样扶着他躺下,然后握着他的手打算继续守着他。

“亚摩你先吃点食物,我也给你带了些。大巫、艾文叔叔你们的午饭就要麻烦你们到家里去吃了。”

“好啊,我们可是难得尝到你的手艺呢,不像塞尔特那么有福。”艾文早就从自己伴侣额尔族长那里听说了这两个孩子的事。

“呵呵呵,瞧阿那(叔叔)你说的,你们家西泽的厨艺也很好啊。”塞尔特笑呵呵的回答。

“对了小狮子吃什么?”白牧想到一个十分关键的问题,即使男人能生孩子也不一定有奶喂小兽人吧。

“你不用担心,我已经提前准备了许多母果。我们都是吃母果长大的怎么可能会忘记准备呢。”

“什么是母果,我可以看看吗?”白牧十分好奇所谓的母果究竟是什么东西。

亚摩拿出一个箩筐,里面装着许多类似椰子的东西,但是果子外壳很硬,表皮是土黄色的,亚摩用爪子弄了一个洞,然后从里面倒出一些乳白色的液体。

白牧闻了闻有股淡淡的奶香味,他抬起装有少许母果果汁的碗喝了一口,有一股奶香味,有些像花生牛奶,而且甜味很淡,是很适合小孩。

“好了,让安迪好好休息吧,我们先去吃饭吧。”艾尔提醒他们还有个病人需要休息让他们到外面去。

于是几人出了内室,见已经没什么事了,众人就一起到塞尔特家中吃饭。亚摩吃过白牧带来的烤肉,喝了些汤继续陪着安迪和自己宝贝。他看着熟睡中的安迪和小狮子脸上一直带着乐呵呵的傻笑。

作者有话要说:

说到虫子我想起了一个恐怖的经历,有一天半夜我睡着的时候一只虫子爬到了我的耳朵里。只要我一动它就拼命的拱我的鼓膜。感觉就像想钻进你的脑袋一样,于是最爱看恐怖片的我脑补了,自己把自己吓得半死。半夜两点冒着寒风步行到医院把虫子取出来。还好鼓膜只是出血发炎,并没有破。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开展了轰轰烈烈的灭虫活动,而且一个月之内我必须带着耳塞才敢睡觉,太悲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