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4章 手段残忍

365bet专业 电子网站_365bet外围网站_365bet官网 365.: 当娶则撩 作者: 啊呀吖吖 更新时间:2019-10-26 12:22:52 字数:2428 阅读进度:829/829

其实,说是最后一次机会并不恰当。可周玫琳事了,顾坤邦便与周家再无干系,他会去到哪里恐无人知晓。

这次能找到他已属不易,邹珩不想再浪费时间在寻找他这件事上。

“如果公开,一定是在公共场合,你到时怕是一开口就会被人注意到,还怎么有机会和他私下见面?”叶落安在询问的同时,也在帮邹珩想着解决办法。

这事难就难在怎么私下见面,若只是见顾坤邦,也就不需要费太大心思了。

“要不然,截了他的车,把他绑了吧。”叶落安开玩笑道。

一句玩笑话,却被邹珩当了真。

“你说的,好像也行得通。”邹珩很是认真地说道。

见邹珩真的考虑,叶落安连忙上前直视邹珩的眼睛,想从那眼神中看出调侃之意。

“你,你当真想这么做?”叶落安诧异着。

邹珩为人他就算再不了解,也从过去短暂的相处中知道些。不管从哪方面来讲,邹珩都不该会是游走于法律边缘的人。

“想什么呢,我是说行得通,但又没说要全按着你说的去做。”邹珩无奈道。

“那就好,那就好。”

事情说的差不多了,刚刚被周玫琳死讯打散的困意再一次袭上叶落安的脑中。

“你早点睡,我撑不住了。”叶落安道。

本是在年龄上相差无几的两个年轻人,精神状态却完全不同。远离了营地训练,日子恢复平常的叶落安,虽体力还远超于常人,但到底还是比邹珩要差一些。

……

早睡早起,叶落安将其执行的很好。

晨起打算出去跑两圈动动筋骨,出了房间门不见邹珩,叶落安这才欣慰一些。

可笑容很快僵住,套房大门开关门的声音响起,邹珩从外面回来,手上还拎着早餐。

“你,一晚上没睡?”叶落安问道。

“吃饭吧,吃完了和我去看看周玫琳的尸体。听周焱说,那尸体安置好了之后都没人去瞧,也算是可恨之人有些可怜之处吧。”邹珩道。

邹珩对周玫琳的印象,还停留在她对丁介做的那件事上。为己私利不顾他人性命,如今也算是罪有应得。

“管她呢。”叶落安道。

饭饱过后稍些片刻,邹珩叫上在一边安静的像是空气一般的邹玖,三人一同去到上次去过的那家店找周焱。

周焱的气色明显比上次见到他时要好很多,可见周玫琳之死对他来说影响有多大。

“你可真是我的幸运神啊,你一来,我就赶上了这么件大喜事。”周焱脸上的笑意都快要溢出去了。

“没什么事的话,先去看一眼那尸体吧。”邹珩道。

周焱闲扯的功底他也是见识到了,任由周焱浪费时间,怕是天黑都见不到他要见的。

邹珩的无趣,着实让周焱碰了一鼻子的灰。不过周焱心情甚好,也不在意这些,随即说道:“走走走,我这就带你们去。”

……

“哟,你回来了。”

四人走到门口之时,屋内已有一人。

邹珩瞧着那身影转向他们,看清了站在周玫琳灵位前的那人。

那人正是周玫琳的儿子,也是让丁介差点没了命的人——周宁滕。

周宁滕对邹珩全无印象,目光从三人身上瞟过,最后看向周焱。

“滚出去。”周宁滕毫不客气地说道。

“你们去吧,这人我来对付。”周焱道。

邹珩三人自周宁滕身边走过,周宁滕的胳膊刚一抬起,便被邹玖挡住。

“把他带到边上去。”邹珩对邹玖说道。

他今日来看周玫琳的尸体,是因为心存疑惑,并无其他意思,所以并不想闹出太大动静引人注意。

与叶落安一同走上前,邹珩掀开那盖在周玫琳身上的布,里面的衣服已经被再次换下。

一身寿衣,将周玫琳全身挡的严严实实。

“对不住了。”邹珩道。

这么说,周玫琳也是个女的,就算生前再怎么作恶,死后他也是该尊重些。

衣服被解开,邹珩第一眼便注意到了皮肤上的伤痕。那些伤痕青紫一片,有些浮肿。

“呵,下手真够狠的。”叶落安道。

邹珩看的是下半身,叶落安看的则是上半身。这上半身不仅有青紫淤痕,还有已经凝固的伤口。

“可是,这也没什么太大问题啊,死因呢?”叶落安不解道。

“或许,不是外伤所致吧。”邹珩猜测道。

两人没有工具,便是有工具他们也不是专业人士,不能擅动周玫琳的尸体。

邹珩朝门口的方向走了几步,打算离开之际,叶落安突然叫住他。

“邹珩你来,你看这个。”

叶落安不经意间拨了下周玫琳的头发,却不曾想发现了周玫琳是带着假发的。将假发扒开,头顶上的东西便映入眼帘。

邹珩看过之后按住叶落安,给他使了个眼色并摇摇头,不让他说话。

“我们还有事,先走了。”

邹珩说着,便走出此地,邹玖随即赶上,三人沿着来时的路快步离去。

回到酒店,还未坐下叶落安便将忍了一路的话说了出来。

“手段残忍至极,绑匪不会这么做,一定是仇家。”叶落安道。

“周玫琳仇家那么多,周家不想管,我们也没必要搅进去。到时候引火上身可就不好了。”

邹珩无疑是理智的,他能看清现状,更能从仅知的事情中猜测出周家接下来会有的反应。

他们二人在周玫琳身上看见的,周家人必然也看见了,可却没有人说有关这些的任何话。除非有人将周玫琳的死因刻意捅出去,只怕这些都会不了了之,逐渐被时间埋葬。

“今天,就当是什么都没看见吧。”邹珩道。

两人刚坐稳,邹珩手机一振,拿起一看是周焱发来的消息。

“周宁滕要替他母亲申冤,将记者会提到了明天,时间地址我一会儿发给你。”

周焱的消息第一次这么简洁明了。

不过,在看到“申冤”二字的时候,邹珩忍俊不禁,差点笑出了声。

申诉冤屈,也要有冤可申才行。现如今对周家人来说,周玫琳的死无疑是罪有应得,是活该。周宁滕如果真的要申冤,只怕不仅不会成功,还会成为一个笑柄吧。